臭鼬娘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2323|回复: 15

[小说] 不同寻常的约会(文)(特别鸣谢tysakurachan大佬提供的人设)

  [复制链接]

7

主题

87

帖子

271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71
发表于 2024-7-8 18:26: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换过号的路人甲 于 2024-7-8 18:30 编辑

在6月底的时候,tysakurachan大佬不是发了一个女友设定集合嘛(链接:tysakurachan的小倡议,欢迎响应 - 恋屁创作区 - 臭鼬娘 (skunkgirl.cc)
当时我看了后也觉得比较喜欢,就想着响应一下大佬的号召写一篇,结果发现因为我对这种给定框架填充内容的写文方式没啥经验,写起来还蛮麻烦的,一不小心就会跳出去,所以搞了这么久,也算是挑战自我了。还有,因为修改了一些具体设定,所以和原本的角色不完全一样,但大体上差不多,用图里的人带入就好了。这篇文的蛮多部分我都感觉不够好,但限于水平目前只能做到这么多了,希望未来学习更多后能更上一层楼
角色图: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氵主廾廾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87

帖子

271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71
 楼主| 发表于 2024-7-8 18:42:03 | 显示全部楼层
时间已经进入七月,天气逐渐变得炎热,即便是太阳刚刚升起不久的清晨,大地依旧被炙烤得宛如炒菜的锅炉,感受着空中时不时刮来的略带燥热的微风,我默不作声地提了提背上的单肩包,退到了身旁图书馆的阴影里。
“125……124……123……”
嘴唇微动,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燥热的天气简直要将我整个身子都烧软了,即便是简单的倒计时,也只想在心理默念。
眼光又一次扫过街道,那里只有稀少的行人不紧不慢地来来往往,并没有我期望看见的身影。带着几分不解地收回目光,我抬起手看了一眼上面带着的表,在确认我心中倒计时的速度与表的速度一致后,我放下了手。手表顺着我的这个动作向手腕滑去,带起一层薄薄的汗水。
“89……88……87……”
书雅最是守时,向来是只有提前没有迟到,但今天,也许就要破例了?
“47……46……45……”
时间越来越近了,书雅没多少时间了。
“29……28……27……”
时间一点点流逝,眼看越来越接近约定时间,我逐渐不再抱有希望。但就在倒计时即将归零时,一个我无比熟悉的身影,与左方的拐角处浮现。
那是一名身高大约有一米五六、年龄看起来与我相仿的女孩,她穿着一双黑中带白的运动鞋,身上时一件纯色无花纹点缀的紫衬衫和一条同样纯粹的蓝色牛仔裤,肩上挎着一个纯白色的布袋。她容貌并不特别美丽,但颇显清秀,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椭圆状的眼镜,过肩的长发在橡皮筋的简单约束下绑成了一个低马尾。原本朴素的装扮在与这幅清秀的容貌相互搭配后,反而更得已显露出一种的文静的气质。
此刻的她,脸上带着几分焦急的表情,身上在炎热的温度和持续的运动的综合作用下,也是蒙上了滴滴汗珠,显得颇为不美。见此情景,我也顾不上再去计算什么倒计时,赶忙迈起双腿迎了上去。
“怎,怎么样,我没迟到吧?”
她一把抓住我的手臂支撑着身体,气喘吁吁中最关心的却不是自己的身体。
“没有。”
我抬起手表,将时间展现在她面前。表上的秒针正缓缓滑过数字“11”,又迅速越过分钟进入下一圈,同时分针也“咔哒”一声,准确指向了数字“12”。
正好。
见到没有迟到,书雅也放下了心,扶了扶下滑的眼镜,继续喘起了粗气,看见她这副模样,我多少也有些于心不忍。
“不用这么在意那些事,瞧你累成什么样了。”
陈书雅是那种经典的文静系女孩,很少运动,所以身体并不怎么好,就刚刚那点运动,便让她有些吃不消了。说罢,我取出纸巾,将她额头上的汗水抹去,旋即牵起了她的手:“走吧。”
我和她早就已经约好了,今天要在图书馆学习,要不然我也不会顶着高温站在图书馆门口,她也不会急匆匆地一路跑过来累成这样。
“等,等下!”书雅拉了拉我的手,虽然力气不大,但我还是收回了刚要迈出去的脚步,回头看向有些不好意思的她,“那个……”
“啊?哪个?”我一边说着,心里已经有了猜测,只是未曾主动点破。
“我的……我的气没排干净,我得找个地方排干净。”
书雅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她的两侧脸蛋刚刚就因为运动变得有些红,这会儿还没消下去,就随着这句话再度通红,甚至颜色还更深了一点。虽然已经多次在我面前提及、展示过这些东西,但她还是对此感到害羞。
我不置可否地歪了歪嘴角,露出了一抹“果然如此”的微笑:“既然如此,为了保护今天来图书馆的人,那就让我代替他们承受这些吧?”
“不,不能在这里!”书雅的脸变得更红了。
“我又没说在这里,”我脸上的笑容更甚了,“我知道有个合适的地方。”
书雅这才松了一口气,任由我牵着她的手,引着她向我所说的那个地方而去。
……
出于某些我也不知道的原因,这栋五层高的建筑,只有二三四五层是图书馆,一楼是一个很少见它开门的室内大厅。这个室内大厅今天也不出意外地紧锁着,不过我带着书雅绕了个弯,就从没上锁的侧门走进了这个无人的大厅。
走进大厅,书雅没有直接提及排气的事,而是先好奇地向四周张望了起来,想看看外面看不见的大厅长什么样,同时也是确认有没有人。我早就进来过这里,对这些东西早已熟知,心里又饥渴难耐,在小心翼翼地锁上那其实并没有什么作用的门锁后,立刻就踮着脚步走到了书雅身后,向下望去。
书雅的身材是无疑地好的,虽然称不上前凸后翘,但也不是平平无奇,至少我最关心的部位——她的臀部那是相当丰满。本来就不宽松的牛仔裤被穿在她身上后,顶端一下子就被顶地鼓鼓囊囊,看得我是垂涎三尺。
还没等书雅环顾完四周,我就终于再也忍不住心里的渴求,悄悄屈膝蹲下,看着那鼓胀的牛仔裤,一把抱住了书雅的大腿,将脸埋进了她的臀中。
“哎呀!”
书雅也被我的动作吓了一跳,她下意识地想要伸手把我从她的屁股上推开,但最后落到我身上时,又化为了轻飘飘的抚摸。然后她甚至还把双手放在了我后脑勺上,微调着我的脑袋与她的臀沟更为契合。
“这裤子好碍事啊……好想直接贴着。”
在裤子的阻碍下,我几乎不怎么能感受到书雅臀部的触感,甚至裤子上的缝线还会不断地在我脸上划来划去,颇感难受。更重要的是,一会儿放屁的时候,它们还会对其进行阻拦,妨碍我享受到最为最为纯正的味道。
但很可惜,回应我的是书雅略带羞愤的话语:“不行!”
声音回荡了好一会儿,她才又补了一句话;“但,但你可以贴紧点。”
“那我就不客气了。”
我说着,一点也不客气地更紧地抱住了书雅的大腿,把脸埋得更进去了。但这又让书雅感觉不舒服,一番商量后,我放松了双手,书雅则加大了双手的力气,让我的状态得以保持。
“快点开始吧。”
“好。”
短暂的回答了书雅便没了声,但短暂的沉默后,我最为期盼的声音响了起来。
“卟呜~”
作为欢迎的第一发屁相当短小,在不到一秒的短促屁声后就只剩下了回荡在大厅中的尾音。它虽然短促,确比外面的夏日空气更加炽热,只是这种炽热并不那么令我烦躁,反而感觉阵阵温暖扑打在我鼻梁上,然后便是一股子略带辛辣感和刺激性的臭鸡蛋味顺着我的呼吸,直冲我的鼻腔。这一发的味道相当浓郁,仅仅是轻轻嗅了一口,我便有了一种晕乎乎的感觉。对于普通人来说,这一发的味道足以让他们望风而逃,但对于我来说,这是一种不亚于花香的美妙气味。
“怎么样?味道可能有些不太好。”
书雅轻轻晃动着有些酸的腿。小心翼翼地询问我。
我从眩晕感中强打起精神,享受着微微的刺激感和满满的恶臭,回应道:“确实很臭呢,不过还在我承受范围内,继续吧!”
“那就好……”
书雅话音未落,屁声又再度响起。
“噗嘶嘶嘶嘶卟卟卟卟卟……”
这次的屁流远超刚才,持续了相当长的时间,比刚才更粗壮更持久的屁流不要钱一般地直吹到我鼻梁上。我这才后知后觉地略微抬头,让屁流能够直吹我的鼻腔,而不是散溢后才被吸入造成浪费。
这一次的味道也比刚才更重更臭,带来的晕眩感也更强,但其中那股子刺激性的气味又仿佛一根根钢针扎在了我鼻黏膜上,带来的一阵阵刺痛感又让我不至于在臭味中沉沦睡去,得已保持清醒。相互矛盾的两者为我构建了最好的享受环境,既不用担心书雅的屁味道不够重,又不用担心在足够浓郁的臭味中会因昏迷而无法享受。
“……呼呼呼卟卟卟噗……”
“唔,味道还是这么臭,和在家里放的一模一样。”
书雅有些不好意思的声音参杂在屁声中回响起,想来是我并没有将臭屁吸尽,残余的臭屁随着她臀部与我脸部的缝隙泄露了出去,扩散到了这附近的一小片区域。不过有我的先行“净化”,她还说“和在家里放的一模一样”,是不是说明这个屁比她在家放的屁味道更臭更浓
算了别想那么多,还是专注于眼下吧。
“……噗噗噗卟卟卟嘶嘶噗~”
又将一股饱满的臭屁喷到我脸上,这发持续了十多秒的屁才算是正式落下了帷幕。此时的我已经彻底被它的味道所征服,整个人就像掉进了棉花里,只感觉整个人都软塌塌的。即便书雅的臭屁和紧贴的姿态让这处狭小空间中的温度上升到了比外面本就炎热的空气还要热上许多的地步,我也没有因此难受,那些感受那些烦躁早已随着正常的空气散去,留下的只有达到了相当地步的屁臭味
“你有没有感觉好热?唔,我屁股都流汗了……”
书雅将我的脑袋拨了出来,我这才发现我的脸上也布满了细密的汗滴,风一吹竟还显得有些凉爽。还有,经过刚才那个屁,我的气力竟然被熏没了大半,再加上久蹲带来的负担,我已无力再站着。她这一松手,我就要向下倒去,好在有书雅拉了我一把,才得已幸免于难。
“蹲着很累吧,以后还是要像之前那样让你躺着比较好,唔,但这里这么脏没地方能躺……”
除了没有了蹲着的力气,我其他的力气也所剩不多,倒也不是不能说话,只是充斥着浑身上下的疲惫感让我什么也不想动,只想这么用微闭的双眼看着书雅搂着我的腰将我扶起。感受着手臂上和身上略显冰凉的柔软触感,以及混在屁臭味和正常空气味中,只有一点点近乎无法分辨的清香,我勉强发了点力转了个身,直面书雅倒了下去。
“哎呀!”
她惊呼一声,但还是接住了我:“你还好吧?”
我缓缓扭动着身体,终于找回了大部分的清醒,这才回到:“我没事,很好闻。”
“哼,你这变态。”
她有些幽怨地微微撅起小嘴,眉头微翘,参杂在清秀的脸上,显得更有魅力了。
但她的下一句话就揭穿了她虚假的表情,暴露了她只是表面上的生气。
“我肚子里还有一点,你还要闻吗?”
“当然要!”
听到这话,我精神瞬间恢复到了最佳状态,那股子无力感、眩晕感统统被驱散而去。只是或许是因为我吸入上一个屁后的表现,她还是有些不放不下心。
“唔,今天味道真的很糟,你能承受吗?”
我再度蹲下身子,把脸贴到书雅的臀部上,用紧紧挤压的动作代替语言回答了她的提问。
“那我继续了。嗯嗯……”
书雅发出了一些有些痛苦的闷哼声,似乎这次的排气并不那么顺利。眼看她闷哼了好几声臀部也没动静,我不由得升起了些担忧。
“你怎……”
“小心!”
“噗卟卟卟卟!!!!!”
不用再问了,巨大的撕裂声骤然响起,像是要将书雅的牛仔裤彻底撕裂,以便她的屁能直挺挺地散入空中一般。强劲的气流轰地冲出,直直撞上了我的喉咙,一点点的疼痛感和酸味加上大量极浓的苦涩味在我口中骤然爆发,恶心地我只想干呕将它们吐出,却又被迎面的屁流顶了回来。我不得不低下头改用鼻子迎接,才得已将这些臭屁吐出。
但用鼻子迎接就意味着口腔的苦难被转移到了鼻子上,不知多少个臭鸡蛋压缩在一起才能拥有的恶臭气味就这么被喷进鼻中。就算我屏住呼吸不再主动吸入,它也强硬地撕裂了我的阻碍,生硬地挤了进来,不留余力地将所有味道都倾泻而出。虽然我喜欢这种臭味,但一旦被它们这样侵入,我的身体还是本能地排斥。
“咳……嗯……咳咳……”
我一边咳嗽一边发出痛苦的闷哼,神智也随之模糊,整个人站都站不住,就要向后倒去。
“唔!又来感觉了!”
听到书雅的声音,我强行操控着摇摇晃晃的身体艰难地向前倒去,倒在书雅臀上,不肯漏过哪怕一个屁。这期间,我好像还听到了一点惊呼声,不过并不清晰,反倒是接下来的屁声,我听得十分清楚。
“嘶嘶嘶嘶嘶嘶。”
一股近乎无声的屁流被轻飘飘地推出,送至我的跟前,我早已将肺里的空气呼出,就是为了此刻能直接吸入,抽动鼻子,狠狠一吸……
臭!好臭!太臭了!
无法言喻的浓烈臭鸡蛋味直冲我的天灵盖,给我的大脑来了狠狠一锤,那些辛辣感和刺激感在此刻没有起到一点作用——也许是它们根本没来得及发挥作用也说不定——仅仅是顷刻间,我就体验到了身体从还算清醒到完全失去知觉的全过程。全身上下抽调不出一点力,脑袋里还没冒出一点儿其他的念头,还在震惊于臭味的浓郁和强烈,即便被臀部遮挡也还能看到丝丝光亮的世界瞬间被四面八方而来的墨水彻底染黑,目光所及再无半点光线。
就这么,我被书雅的屁熏晕了。
……
带着依旧晕乎乎的脑袋,我被书雅搀扶着走进了图书馆,此时时间还早,馆里倒也没几个人,我们很轻易地就找到了两个相邻的座位坐了下来。看着书雅仅仅拿出几招草稿纸、试卷还有两根黑色签字笔后,她的布袋就彻底瘪了下去,再看看我同时装了水瓶、雨伞、课本、红笔、黑笔、2B铅笔……的单肩包,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叹了一口气,同样取出自己的文具和试卷,开始和她一同学习。
书雅从众多试卷中挑出一张,递到我面前,指着其中一道题,同时向我投来了询问的目光。我扫了一眼,便把我的卷子也抽了出来,将两者放到一起,只见我的卷子上那题后面画了一个大大的红勾,她的卷子上那题后面,却是一个大大的红叉。
“为什么答案是这个?”
书雅嘴唇微动,微弱的声音透过空气传来,我几乎有些听不清她在讲什么,不过凭借着对她的了解和眼下的情况,我还是猜出了大概意思。
我仔细回忆起做题的经过,但脑袋却是一阵阵止不住的晕眩,让我一时间竟有些想不出解题思路。
脑袋还是没有恢复过来啊……
我只好摇了摇头,指着脑袋说道:“一时间想不起来了。”
“你都能做对,怎么会想不起来?”她用狐疑的目光看向我,似乎思考起了我是不是蒙对的。
“还不是你害的!”我恶狠狠地盯了她一眼。
她先是一愣,旋即才反应过来我的意思,有些不好意思地捂嘴笑了一声。
抱怨完这些,我才重新把注意力放到题目上,片刻后拿过草稿纸,在上面列起了算式。在写了好几个式子后,我才终于重新理出思路,另起一行,刷刷刷几下写下了完整的解题过程和辅助线。
“这样,这样,然后得出这个,最后这样,得出结果。”
我递给书雅,指着式子略作解释道,书雅疑惑地将答案看了好几遍,也终于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眼看解决完了书雅的问题,我也指着试卷上一道她做对了我却没有的题目问道:“这题为什么这么写?”
“你先这样……”
没有刚被屁熏晕的书雅迅速回忆起了解题思路,给我讲解了起来。
……
专注中的时间过得总是很快,直到一股饥饿感从腹中传来,我才愕然地抬起手表,上面高举的时针分针表明了一个非常显然地事实——时间已到了中午。
拍了拍书雅的肩膀,将还沉浸在某一道难题中的她叫醒,在她疑惑的目光中,我轻声解释道:“该吃饭了。”
说着将手表递到她身前,她这才恍然地抬头扫了一眼,发现周围原本不少的人们不知何时已经散了大半,只剩下了寥寥无几的人。
“唔,知道了。”
书雅轻轻嘟囔一句,放下了手中的笔,从凳子上站起身来。我向她伸出手,她也伸手回应,两人手牵手,越贴越紧地走出了图书馆。行走间,不断有阵阵清香从她身上飘来,令我有些沉醉,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亲鼻所闻,我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身上味道这么香的女孩子,能放出那么臭的屁。
但这一切仅仅持续到走出图书馆前……
“唔,好热!”
炽热的风浪刮来,我和书雅身上残留的凉爽感瞬间被吹散,一时忍不住分开了紧贴的身子。
“夏天真是烦人啊,都这样了温度也还是那么热……”我抬头看了眼显然已经被乌云遮住多时的太阳,再感受了一下周围依旧炽热的温度,颇有些无语。
“唔,这就是夏天啊。”书雅附和了一句。
知道无法改变天气的我没有再过多纠结这个事,而是把话题转移到了正轨上。
“午饭你有想吃什么吗?”
“唔……我没怎么来过这边,这附近有什么好吃的店吗?”
“好吃的店啊,我想想……”
相比于书雅,我对这附近的情况更加了解,于是接连点名了好几家店,但都一一被书雅否决,最后竟然只选择了一家最为简单朴实的面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87

帖子

271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71
 楼主| 发表于 2024-7-8 18:42:3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口气喝完剩下的汤,感觉到一股热流顺着喉咙流淌而下,我将空荡荡的瓷碗放到桌面上,长出了一口气,目光空洞地盯着天花板,说道:“我还以为你会想吃点好的呢。”
书雅正坐在我对面,她比我吃得快一些,正将擦完嘴的纸丢进垃圾桶里,纸上隐约可见点点红色,那是书雅面里的辣椒。
书雅面带微笑、一脸满足地回应道:“唔,吃饭嘛,能吃饱就行了。”
“你的要求真低。”我也不知道该有什么回应,只好就这么回了一句。
又享受了一会儿面馆里的空调,我们俩才依依不舍地走出面馆,看着街上一如刚来时稀稀拉拉的行人,我和书雅一边谈笑一边向图书馆走去。只是才刚走到一半,书雅突然双手捂着肚子半蹲了下来,表情不复先前的轻快,椭圆眼镜后的明亮眼睛中,满是痛苦,整个人温文尔雅的气质一下子被破坏地一点不剩。
“你怎么了?”顾不上灼热的空气,我赶忙上前扶起她询问道,“难道是那家店的面有问题?”
滴滴汗水从书雅额头上滑落,她半响才断断续续地说出一句话:“我,我忘了我最近,最近肠胃不好,不能吃辣了……唔,好疼,好,好想放屁……”
说最后那段话时,她的声音已经轻到几乎听不清,虽然她在我面前可以做到自在地放屁,但如果涉及到其他情况,即便是在公共场所谈及和“屁”这个词,都会让她羞愧无比。
“我们去那个大厅!快!我扶你!”
在我的搀扶下,书雅勉强以正常的速度感到了图书馆一楼的那个大厅,一路上也有不少行人好奇地向我们投来目光,但都是礼貌性地触之即离,没有太多的关心,这也让我们松了一口气。眼看大厅就在眼前,马上就能进去,我心中的焦急顿时消去了不少,但旋即出现的一幕,却让我脑袋“嗡”地炸响,愣在了原地。
“怎,怎么了?”书雅无力地靠在我肩上,脑袋无力地低垂而下,所以看不见前方,感觉到我突然停下来,只能用虚弱的声音询问我。
“有人了……”我咬着牙道。
只见那个大厅的正门已被打开,两名中年男子和一名中年女性正站在门口的阴影内相互交谈,时不时还伸手指着大厅里面,这种时候通常还伴随着话语,只是距离太远声音太小,我只能听清一些零碎的词语。
“……正好……便宜……我……”
没时间关系他们在讨论什么了,我扶着书雅准备离开另寻他处。
“我,我没力气了……”
书雅彻底倒在了我身上,将所有重量都压了上来,但出乎意料的,竟然还不太沉。
“我背,不,我抱你!”
考虑到背人的姿势会把书雅双腿敞开,以及体重挤压肚子的压力都可能会让她更忍不住腹内的气体,我以一个公主抱的姿势将书雅抱起。她蜷缩在我怀中捂着肚子,表情愈发痛苦。
“啊!”
“呲!”
不知是动作太大还是她本身就已经忍不住,一小缕气流伴随着微弱却尖锐的声音从她臀部喷射出来。周遭的环境一下变得不再清新,弥漫着阵阵臭味。书雅的两瓣脸颊也随之变得通红,好在附近的人都离得较远,除了我们俩以外倒也没人察觉到这些味道。
仅仅是泄漏的一点就有这么浓的味道……如果她把屁全放出来,就是厕所的味道也会被完全压过去吧……
我略微惊讶了一下,但并没有停下,只是一边可惜于没能直接用鼻子接住这发臭屁,一边毫不犹豫地继续小跑向前。
这里不行……这里也不行……这里!
我眼睛一亮,冲进了公园的花园里。
“我,我快要忍不住了!”
“再等一下!就一下!”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正值正午,又是夏天,花园里竟然一个人都没有,但已经顾不上探讨为什么这里没人了,我抱着书雅冲进了花园最深处的亭子里。为了保证不被人发现,还是躲里面一点安全。
“再等我一下!”
“快,快点!”
小心翼翼地将书雅放下,她双手抓着栏杆撑着身子,我则熟练地蹲下,抱紧她的双腿,将脸又一次埋进她的臀沟中。此时我们脑海里各自都只剩下了一个念头,书雅既没有在意我手钩得紧,也没有注意我不小心将脸贴错了位置,还没有对准鼻子,就直接喷出了臭屁。
“噗呲呲,呼呼卟,呲嗤嗤嗤嗤~”
一连串夹杂着丝丝水声的低沉气流喷射声响起,气流喷射到我因为没有对准所以直面屁穴的脸颊上,像是被压在肚子深处发酵了许久的陈旧且沉重的气味袭来。屁味中原本就不多的辛辣感和刺激感尽数消失殆尽,只剩下了最为醇正有效的臭鸡蛋味恶臭。仅仅是吸入一点我就准确做出了“这是我闻过最臭的屁”的判断,我的理智被臭味以一种近乎指数膨胀般的速度疯狂摧毁着,不消一时半刻便只留下只剩下本能的一点点意识和一片狼藉,就算说是已经昏迷也错不了多少了。
“哇,怎么这么臭,你没事吧?喂?”
不适的姿势让我只能吸收这个臭屁中相当少的一部分,剩下的部分通通通过各样的缝隙泄漏了出去,漫溢到了书雅的鼻中。因此她应该是注意到了我不够合适的姿势,抓住我的脑袋往上提了一提,对准了她的屁穴。被这么一拉,我的意识也清醒了不少,只是被熏得太过,状态依然不太好。
“我肚子还是不舒服……哦小心!”
“咕噜噜~”
“噗呲呲呲呲呼呼呼卟卟卟卟卟。”
再度响起的腹鸣和屁声夹断了书雅痛苦的声音,我再度被直直地喷射了一发臭屁,这发臭屁相比上一发倒是显得新鲜和温柔了许多。闻起来更像是午饭那些食物的产物,浓度也不那么惊人。并且恢复了原有的辛辣感和刺激性,但可能因为午饭是纯粹的淀粉食物,这个屁的那股子辛辣感和刺激性并不如正常情况明显,臭鸡蛋味占据了绝对的主导地位。
如果是刚开始状态良好信心满满的我,肯定能较为容易地接下这发臭屁并全部吸入,避免臭味的外泄也避免“美味”的浪费,但刚经历了那个屁的我轻易地就被臭味熏得只能被动地接受着臭鸡蛋味,眼睁睁地看着它们在我眼前迅速扩散流失。
“可惜……”
我眼前一黑,便昏迷了过去。
今天书雅的“状态”实在太好了,屁各个都特别臭,我就算意志力再怎么顽强说到底也反抗不了生理极限,能撑到第二发结束,已经很极限了。
“醒醒!醒醒!”
我的异常立刻被书雅发现,她不是那种只顾自己舒服的人,即便难受成这样,也会时刻注意我的情况,昏迷这么明显的事,必然不可能不被她察觉到。
我被好一阵摇晃才迷迷糊糊地醒来,看着眼前鼓胀的裤子,一时间竟有些恍神。
“要不这次就算了吧,唔,实在是太臭了……”
已经连放了两发臭屁的书雅已经轻松了不少,她强压住还想冲出的臭屁,轻咳两下,显然也是被自己的屁熏得有些不适。
摇了摇略显疼痛的脑袋,感受着风刮过脸上被闷出的汗水带来的丝丝缕缕的凉意,我用神志不清的大脑思考了起来:要说放弃,我是绝对舍不得的,书雅的屁不是时刻能闻到,更何况“状态”这么好的屁,恐怕几个月都遇不到一次;但要我坚持的话,又有些艰难困苦,就像刚刚吸了两个屁,我的脑袋到现在都还有些发疼。
犹豫再三,最后我咬着牙下定了决心:“还是继续吧。”
“哈?”
书雅有点惊讶:“可是今天……”
她没把话说完,但我也明白她的意思,毅然地点了点头:“我清楚。”
“那好吧,你坚持不住要记得和我说。”
书雅眼镜后的目光中,还是可以看出浓浓的担心,但她还是向我挺起了屁股,我也义无反顾地贴了上去。
“噗嗤嗤嗤嘶嘶嗞卟卟~”
与第二发屁味道无二的臭屁再度被直接喷射入我的鼻子里,各种熟悉的感觉再度席卷而来,满足感、痛苦感、疼痛感、闷热感……千百感受在我身体里纠缠交错,将我置于完全没法形容的处境上,我不知道我是愉悦大于痛苦,还是痛苦大于愉悦,我不知道我到底感受到了多少种感受。这不仅仅是因为感受的复杂,也因为我又即将陷入昏迷。
就像医生会对刚养好病的病人说“你的病虽然好了,但这段时间还是要注意点”一样,我虽然已经从昏迷中清醒,但也只是清醒,哪怕不是特别臭的屁,也随时可能将我熏晕,更别提对于状态正盛的书雅来说,她的每一个屁都非常厉害……
“噗噗卟卟卟卟噗噗……”
响亮的屁声和臭味一起化为强烈的电信号冲向我的大脑,在反复的刺激下,我不知何时宕机的大脑竟然转醒了,让我听见了书雅的声音,并得已继续享受臭屁盛宴。
“我……我停不下来了……”
“噗噗噗噗呼呼呼噗嘶嘶嘶……”
“你小心点……”
“卟卟卟卟卟噗噗卟~”
“嗯……”
“嘶嘶嘶嘶嘶呼呼呼呼……”
嘈杂的声音几乎没法分辨,更别提我大脑只要一转醒,就会被憧憬而来的下一发臭屁击落,反反复复不知何时结束。
我记得我好像在哪看到过,放屁对人体来说是一种正反馈循环,放屁会带来快感,快感会催使人继续放屁,然后继续带来快感……所以人很难在把屁放干净前停下来,眼下的书雅显然就是陷入这样的正循环停不下来了,甚至于可能大脑都放空了,不然她肯定会每放一个屁就询问一下我的状态的,就像之前那样。
算了。
不重要了。
能这样闻下去……就够了。
……
终于,结束了。
我自己也数不清我挨了多少发臭屁,昏迷又清醒了多少次,经过了多长时间,终于,书雅将最后一个屁拍在了我脸上后,彻底清空了肠胃,再也放不出屁来了。
直愣愣地倒在亭子的椅子上,半睁半咪着眼,疼痛感和昏迷感相互交织,我只感觉脑袋嗡嗡的,仿佛被重锤敲了好几下,整个人处于一种即昏迷不过去,又没法完全清醒的状态。至于怎么变成这个状态的,我只能回答一句“不知道”。
费力地抬起脑袋,双手扶着膝盖,衣衫和裤子都被打湿了许多,眼镜也不再正架在鼻梁上的书雅出现在了我面前。上下来回扫了一遍,我将目光放在书雅饱满的臀部上,忽地有些怅然。
书雅的屁味大都已经被我吸入体内,剩下的再在空气中一扩散,味道瞬间就淡了许多,只剩下了些许算不得太重的味道,对于刚被“狂轰滥炸”了一番的我来说,几乎可以说是淡寡无味。闻着这样的臭味,我一时有些分不清刚才那么浓郁的臭味是不是幻觉。
直到大脑又传来一股疼痛感,我才回过神,意识到一切都非虚假。
“你还好吧?”
书雅转过身,身体前倾地盯着我的脸,细密的汗水将她的头发粘在了一起,显得有些狼狈,疲惫的脸上满是对我的担忧。
“我……没事,”处于这么个不上不下的状态,我也只好就这么回答她,“我们回图书馆吧。”
话音未落,我就感觉一股略带冰凉的柔软触感自我手臂上浮现,旋即又扩散开来。歪头看去,只见书雅笑眯眯地勾着我的一只手,一股股微弱的力气从其中传来,想要将我拉起。
“急着回去干嘛呀,”她另一只手指了指天,“趁着没太阳,我们走一会儿吧?”
抬头看了看依然被乌云遮住的太阳,我并不怎么清醒的头脑还是不太明白她为什么要在正午散步。只不过感受着她越发增大的拉力,我最后还是没有反抗,任由她拉着我走下台阶,一步步走向花园深处。
随着我们步伐的一步步迈出,带着辛辣和刺激性的臭鸡蛋味渐渐消退,花朵的清香逐渐占据了主导,直到最后,已经完全闻不出其中有什么屁味了。嗅着空气中浓郁的芳香,我的大脑仿佛都在逐渐变得清醒。
芳香的气味、冰凉的手臂、娴静中又带着可爱的女孩……
这样的感觉,
还挺不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57

帖子

1377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377
发表于 2024-7-8 19:31:1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真不错 期待新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

帖子

4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
发表于 2024-7-8 20:46: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金币真难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290

帖子

675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675
发表于 2024-7-8 21:12:44 | 显示全部楼层
超喜欢你的文笔大佬
optimist.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896

帖子

4979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979

原创作者论坛元老美臀勋章条纹勋章

发表于 2024-7-8 23:56: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很棒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3

帖子

2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0
发表于 2024-7-9 16:35:12 | 显示全部楼层
大佬的文笔太:好了,好喜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8

帖子

2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0
发表于 2024-7-10 11:30:04 | 显示全部楼层
大佬长篇还更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4

主题

158

帖子

1843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843
发表于 2024-7-10 23:20:46 | 显示全部楼层
挺喜歡這篇文。

或者可以這樣說:這篇文意外地讓我有感覺。

大概是因為「女主為什麼放屁」的理由拿捏得恰到好處——不是因為自己喜歡放屁,不是因為男主喜歡吸屁,而就是因為自己肚子裡總是很多屁,生理需求就是要放出來。

之前寫過一些觀點:
https://www.skunkgirl.cc/forum.p ... p;page=13#pid111739

整體來說,這篇在第二點上我覺得做得非常好,第一、三點也還不錯。雖然因為著裝的關係第四點沒有辦法描寫,但也許之後可以期待。

特別是裡面提到平時男主躺著吸屁,那麼這個情景就足夠令人遐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氵主廾廾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