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鼬娘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2515|回复: 0

[小说] 网上看到的小说放屁片段

[复制链接]

6

主题

31

帖子

142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42
发表于 2023-5-19 05:57:4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果然,这是世界上没有谁会比东方玖玖更不讲义气,自古以来,好朋友都是为自家兄弟两肋插刀,而她呢?是没事捅兄弟两刀。
  漫漫长夜啊,无心睡眠,清韵除了给慕容枫做好吃还要给他做好喝的,而某人呢?却躺在房间里呼呼大睡。哼哼……试问她招谁惹谁了?连个觉都睡不好。
  “姐姐,你也吃啊。”慕容枫冲她露出标准的八颗牙齿,惹得清韵差点鼻子喷血而出,哎呀,这么一个美男子,可惜是一个傻子。
  “你怎么知道我是姐姐呢?”她听到慕容枫总是喊东方玖玖哥哥,这又是什么缘故?
  慕容枫停止嚼口中的食物,沉思了一会儿才道,“这是十九皇叔告诉我的啊,文文静静的人就要喊姐姐,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人就喊哥哥。”
  “……”这是什么破道理?
  清韵正想反驳,可突然一想,也确实是这个道理。东方玖玖之所以是个例外,完全是因为她这样的女人,根本不符合一个做女人的标准,对,就是这样。
  “姐姐,你也吃啊!”慕容枫将一直鸡爪递到她面前,却得到她的回绝,“不吃,姐姐减肥。”
  正当他失落伤心之时,身旁吃的很带劲的女子从中抢了过来,满身的肉还颤抖了一下,“那个姐姐减肥,这个可不减肥。”
  哎,清韵仰头长叹,娘,你为什么把我生的这么贤惠?
  清晨的光线极好,宜妃坐在椅上优雅的吃着饭菜,这是她多年的习惯,就算慕容桦不在,她依旧能做的优雅自然,不失身份。吃个饭,也要时刻保持形象。
  她侧目而视,晴雪站在殿内垂着脑袋不语,她不由想到,这几日晴雨死后,她依旧照常照顾自己,并未在面上表露出她的憎恨,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她恨自己藏在心里,等着哪一日就会爆发。第二种可能便是她确实不恨自己,恨的是秦王与晋王,因为当时发生了什么状况,她自己也一清二楚。
  当然,宜妃肯定希望晴雪是第二种可能。
  自打她进宫以来,晴雪一直都是随身照顾,她长相出色,却从来没有因为慕容桦来访而乱了规矩,更没有一丝想要成为嫔妃的想法,对宜妃来说,想要培养一个忠心之人,晴雪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可如今,她仍旧疑惑,万一晴雪是第一种可能呢?若是她暗中报复自己,那她岂不是养了一只狼在身边?
  “你们都下去吧。”得了宜妃的命令,众宫人退后两步,转身退去,正当晴雪转身之际,听到宜妃道,“晴雪留下。”
  “是!”
  宜妃自认为自己足够聪明,她能久居自己的位置不倒,自然也是有一定的能耐,可惜,她唯一欠缺的,便是没有身边人心甘情愿的为她做事。如今晴雨已死,只有晴雪嘛……那就看今日她究竟有何打算了。
  “晴雪,你恨我吗?”她刚刚说罢就见晴雪急忙跪在地上,委屈开口,“娘娘,奴婢怎么会恨您呢?奴婢跟了娘娘多年,向来尽心尽力,娘娘是不是不想让奴婢伺候您了?”
  宜妃目光一滞,看她的面色,好像并非有多少恨意。
  “奴婢知道,晴雨的事情一出之后,娘娘定然会以为奴婢会恨您,可奴婢也不是傻子,岂能看不清楚事情的真相?”晴雪抬头又道,那眼神瓦亮瓦亮,不由让人信服。“晴雨怀了晋王殿下的孩子,娘娘只是想要帮她一把而已,只是……只是怪妹妹福薄,且,且……”
  “你恨晋王还是秦王?”宜妃一问到这个问题,晴雪脸色骤变,说话都哆哆嗦嗦,“奴……奴……”
  晴雪这般受惊的样子落入宜妃眼中,她顿时猜到,晴雪应当是恨晋王或者秦王,她早先听说晴雪与晴雨二人自小入宫,家中亲人都已死去,只有她们姐妹二人相依为命,因此那份感情格外深重。
  “既如此,你可愿意站着我身边,我会让你看着晋王与秦王的下场,如何?”
  果然,宜妃心机深沉,刚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就想着收买心腹,对晴雨之死连一丝愧疚都没有,竟然还恬不知耻的变相让她成为她的心腹?哼,想想真是可笑。
  “奴婢……愿意!”
  虽说晴雪愿意了,但宜妃心中多多少少有些疑虑,只不过这个疑虑暂时不用考虑那么多,因为至少现在晴雪是对自己百分百不会报复的。
  午膳过后,晴雪端着一大盆水果放到宜妃跟前,道:“娘娘,奴婢听说皇上过两日就会来庆阳宫,前些日子出了晴雨这般事,皇上便再也没有来过,奴婢见娘娘都憔悴了,皮肤微干,不妨多吃些水果补补吧。”
  宜妃点点头,到底还是没有在膳食上对晴雪起疑。因为这几日晴雪都是一如既往的伺候自己饮食,再者,除了她,她也用不了手生的宫女。
  “嗯。”她点了点头,便伸手取过晴雪剥好的香蕉吃了下去。
  到了晚上,宜妃肚子有些不大舒服,感觉肚子有一股冷气乱窜,尔后“噗”的一声出来后,宜妃顿时尴尬不已,话说,她还从来没有当着宫人的面放过响屁呢。她偷偷观察了下在一旁的宫人,只见他们面色未改,也便安心。毕竟这些事情老宫女都教过他们,而且放屁乃人之常情,他们应该不会说出去的吧。
  “噗~~”
  宜妃清咳了一声,道,“你们都下去吧,我要早些休息了。”
  “是!”宫人们憋着笑声慢慢退下去。
  待宫人都下去之后,宜妃红着的脸渐渐回转。她心中有些纳闷,今日与平日吃的也一样啊,可为什么她偏偏今日屁声不断呢?
  “噗~~噗~~噗~~”
  “晴雪。”她喊了一声,准备让人伺候她出恭,可与此同时,一个尖细的声音响彻整个庆阳宫,“皇上驾到!”
  咦?皇上今日怎么来了?来不及想到自己身体的突然状况,她急忙出去迎驾,跪到一边道,“嫔妾参见皇上。”
  “平身!”
  待宜妃起身之时,一个屁声随之响起,顿时房间的气氛瞬间冷了下去。慕容卿氿踏进门口,笑道,“放眼望去,整个后宫里,也只有宜妃的宫中规矩最少。”话落,引起了不小的笑声。
  宜妃面色尴尬,故作淡定,“来人,也不知是谁在这里丢人现眼,还不滚下去。”
  这一说,便自动有人出来顶罪,是一个小太监,满脸通红的退了下去。宜妃心中暗叹,还好她宫里受训的宫人有眼色,不然丢脸就丢大发了。
  “十九皇叔怎么也来了?”宜妃礼貌性问道。
  慕容卿氿答道,“今日在宫中陪皇上下棋起了兴致,想起宜妃娘娘这里藏有一副白玉棋盘,遂想与皇上下个痛快,皇上本来想直接让人过来取,但是本王却认为怕宫人手脚笨拙,将这精致的棋盘给磨损了,因此与皇上一同来这庆阳宫下棋,倒是给娘娘添麻烦了。”
  “哪里哪里,这是嫔妾的本分。”宜妃大方得体一笑,只不过肚子不大争气,屁声随即而来,慕容桦的脸色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可怜宜妃啊,明知是自己放的屁,还要故作不知,冷声道,“一群不争气的奴才,滚下去。”
  这不,又出来个顶罪的,二话不说便滚下去了。
  “宜妃,你宫里的规矩是越来越乱,改日好好清理一番吧。”慕容桦面无表情道。
  说实话,宜妃是他认为最能拎出去上的了台面的人。他与慕容卿氿的矛盾在暗,他今日来与自己下棋,二人都是兴致当头,没想到这接二连三的屁声着实让他丢了脸面啊。
  宜妃强压着肚子的气,悄然升息的将它放了出来,才命令宫人将棋盘摆上,而她又不敢多言,只是在慕容桦身边伺候,毕竟她是嫔妃,又不是公主,若是说自己不舒服,岂不是敢他们走?绝对不可。
  东方玖玖得知好戏马上就要上演,硬是拉着不情愿的清韵前来看戏,二人偷偷揭开瓦片,将宫殿里的一切情形看的一清二楚。
  “噗~~”
  慕容桦本在兴致上,一听这屁声眼神顿时暗了下来,冷声问道,“宜妃,你宫里人都有多少这么没有规矩?”
  “嫔妾这就让他们退下。”宜妃心中叫苦不迭,挥了挥手让众人全部下去,而如今的情形,她不得不憋住了,因为此时此刻,除了她与晴雪在场,总不能冤枉慕容桦与慕容卿氿吧。再说,孙大成也绝不可能帮自己顶罪。
  “噗~~”
  不等慕容桦发怒,慕容卿氿哈哈大笑起来,他手握一枚白子落入棋盘右侧,道,“今日与皇上下了多时,如何也赢不了,没想到来了宜妃娘娘的宫中,因为一个屁……反倒让皇上失了心神,呵呵~~臣承让了。”
  慕容桦听罢,心中的怒气难以发泄,宜妃顿时毛骨悚然,这下,这下,慕容桦肯定知道是自己丢人现眼了。谁知晴雪突然跪到地上喊道,“奴婢该死,奴婢该死。”“哦?你该死什么?”慕容桦冷声问。
  晴雪连头都不敢抬起,声音怯弱,“今日奴婢吃坏了肚子,都是奴婢所为,奴婢该死。”
  慕容桦无奈的按了按头部,喝道,“滚!”
  “是!”
  晴雪突然站出来维护她的尊严,这份恩情她记下来了,但愿一会儿不要再出差错了。
  “psps~”东方玖玖将晴雪从大殿出来,冲她吹了吹口哨,晴雪抬头一看,正是东方玖玖与清韵二人,不由竖起大拇指以示东方玖玖这个聪明绝顶的想法有多牛,也这是晴雪对她的认可。
  “噗~~”
  这次,慕容桦毫不犹豫抬头直视孙大成,可孙大成都一把年纪了,一直都在他跟前伺候,怎么敢乱了分寸,急忙澄清自己,“皇上啊,不是老奴放的啊。”
  “哦?”慕容卿氿云淡风轻道,“那是本王喽?”
  “这……”孙大成哭笑不得,他只是想澄清自己。
  当人越是少的时候,越能证明一个人的存在感。于是三人共同齐刷刷的盯着心中有鬼的宜妃看去。
  真心话大冒险里有一个问答游戏,当你在满人的电梯里面放了一个屁,这时候你的反应是什么?很多人在同一时刻反应都是自己捂住鼻子,然后大喊,“谁啊这是?有没有道德啊。”往往这种人,才是罪魁祸首。
  同理,宜妃,已经露馅了。
  “正所谓,屁屁屁,乃腹中之气,岂有不放之理。此气游来游去,总会溜达出去。放者洋洋得意,闻者垂头丧气!”东方玖玖扯出这么一大堆道理,甚让清韵无言以对,明明想要反驳,可话到口边,却有说不出口,好像还真是这个道理啊。
  当一个惊天屁响彻庆阳宫时,宜妃跪在地上哇哇大哭起来,“皇上,嫔妾……嫔妾是吃错了东西啊皇上!”
  别说慕容桦了,就连孙大成的脸色都没有好到哪里去,很嫌弃的看着宜妃,“宜妃娘娘啊,老奴不是说你……”
  话还没有说完,“噗噗噗噗”连续四下,可把慕容桦给臊的啊,起步就往外走,没想到走了几步,便闻到了臭味,他步子一顿,宜妃还以为他会说些什么体己的话,谁知他问,“今日你吃了什么?”
  “……嫔妾就吃了些平日吃的东西啊。”
  慕容卿氿突然插话,轻描淡写,“原来宜妃娘娘消化这么好啊,大燕真是有福了。”
  “皇叔!”慕容桦压着快要爆发的脾气,低声道,“今日不早了,你早些出宫吧。”
  “是!”慕容卿氿行了个礼,捂着鼻子疾驰而去。
  终于,慕容桦的脾气爆发出来了,“真是丢人现眼!”话落,拂袖而去。
  东方玖玖害怕屁味冒上来,急忙用瓦片堵上,但声音听的还是很是响亮。噗噗几声,连环屁爆出,差点没有被她与清韵笑死,她这个屁啊,都能破吉尼斯记录了。竟然能拉出好长的一段声音,一边响出屁声,一边还能听到宜妃的喊声,“皇上别走啊……”
  别走?等着被屁熏吗?哈哈!
  “孔子曰:臭屁不响,响屁不臭,连环屁又臭又响。真是太有道理了。”东方玖玖听着宜妃有节奏的屁声大笑起来,清韵也未能掩盖喜悦,但好歹没有笑的冲昏头脑,“孔子什么时候说过这句话了?”
  东方玖玖答道,“他放屁的时候。”
  清韵:“……”
  第二日,宜妃的放屁之事响彻整个后宫,而宫人们在饭后之际每每提起都要狂笑一阵,且还有人给她起了一个与时代接轨的外号--屁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氵主廾廾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